中國公共安全教育基金會秘書長 甯蓬 沒有安全意識,何談安全?

中國公共安全教育基金會秘書長 甯蓬 沒有安全意識,何談安全?
返回

2017

Aug 21

當一起兒童傷害事件發生後,公眾的憤怒、媒體的關注、政府相關部門的介入。對於公益組織來說,對受害兒童提供法律援助,進行有效的心理康復,更嚴重的還有後續安排受害兒童的撫養問題等等。

然而當我們冷靜下來後,是否應該進行反思,如果我們進行了有效的事前干預,能否避免悲劇的發生?能否減少一個受害者?如此是不是對社會資源的一種節約?

從犯罪學的角度來講,沒有預防不了的犯罪。兒童安全教育事前干預體系,就是在日常生活中通過系統的、科學的、有效的防護措施,在制度上構建兒童安全防護網路,在措施上通過對老師對家長對兒童進行有針對性的安全教育培訓,從而使老師家長和兒童具備安全防護意識,尤其使兒童具備自我安全保護技能。

從以往的案例分析,缺乏安全防護意識是最普遍最嚴重的問題,也是造成兒童傷害事件最主要的內因之一。尤其是兒童性傷害類案件,學校、家長往往疏于對孩子的性安全防護教育。

在某案例中一個八歲的女孩被培訓班老師性侵猥褻了三次,後來當笑話跟爸媽說才將事件暴露。如果孩子接受過防性侵的安全教育也許罪犯第一次都不會得手,如果家長具備防性侵的知識也許第一次就會發現問題。然而就是這麼多也許讓孩子一再受到傷害。

有的家長認為對孩子進行性安全教育難於啟齒,有的則認為自己孩子太小,沒必要進行這方面的安全教育。殊不知你認為自己的孩子太小,犯罪份子卻不認為你的孩子小,在已知案例中最小的受害者是六個月大的嬰兒。性侵兒童的犯罪份子是變態的,也是喪心病狂的,因此你不能以常人的心理來分析他們的行為。

也有的家長認為我的孩子看護得很緊,根本沒有與外人接觸的機會,因此不會有被性侵的危險。殊不知在已發生的性侵兒童案件中百分之七十以上是所謂的熟人作案,包括親屬、身邊的朋友、老師、同事,都有可能成為傷害孩子的潛在者。

 

還有的家長慶倖自己家是男孩,不用擔心會遭到性侵。而《中國青少年健康相關/危險行為調查綜合報告2005》指出,每100個男生中,就有二、三個有被迫的性行為,是女生的2223倍。

我們無法預知誰是可能傷害到我們孩子的人,但是我們可以教授給孩子自我保護的能力,當傷害不幸來臨時孩子能夠有效躲避傷害。不要談發生傷害的概率問題,因為對每一個被傷害者來說傷害都是百分之百的。

正如我們安童生專項基金專案所做的,就是通過進學校,進社區,對兒童進行防性侵、防拐騙、防校園欺淩、防意外傷害、防自然災害的五防公益安全教育。雖然我們進行的是完全免費的公益安全教育培訓,但是往往學校說對不起我沒有課時,家長說對不起我們沒有時間,因為我要帶孩子參加某某輔導班。所以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被問到你認為進行兒童安全教育,最大的瓶頸是什麼?我說是安全意識,學校、家長,包括公眾不具備安全意識是最大的問題。我們有最專業的安全培訓團隊,也有最有效的安全培訓課程,還有讓孩子們掌握安全技能的有效方法,問題是如果家長和學校不認為安全是個問題,不願意為孩子在安全方面投入時間,對我們來說一切都是空談。

當然兒童安全保護問題既不是說僅憑幾節安全教育課就萬事大吉了,也不是說僅憑公益組織一家之力就全部OK了,這是一個需要全社會共同參與的系統問題。

 

比如從政府的角度出臺更切實有效的保護兒童法律法規,對於傷害兒童的犯罪給予更嚴厲的懲罰,明確相關政府部門的職責,通過政府採購購買公益組織的兒童安全教育培訓,使這項工作能夠持續穩定的開展;從家庭的角度,為人父母者必須要接受相關兒童安全保護知識的培訓;學校必須要有安全教育培訓課程時間,並硬性規定根據學生不同年齡應掌握相應的安全防護能力;公眾應更加關注兒童的安全問題;公益組織加強自身能力建設,做到公開、透明、專業。如此,動員全社會之力,為我們的孩子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給他們一個安全、健康、快樂的童年!

安全是1,幸福、快樂、健康、漂亮、聰明、學霸、多才多藝等等是無數個0。如果1沒有了,後面的0再多又有什麼意義呢?

但是在此之前卻要先具備安全意識。

EN